七月,谁动了谁的情长

2019-12-15 07:36 美文摘抄

  七月的夏,用梦染绿倚窗。窗外,栀子纯白了一地忧伤,夏荷晕香了一池清欢,是微微的凉。

  我用岁月一层一层把自己包裹起来,希望不要再受伤。后来的后来才懂得,把情感一点一点降温,少了温度,受伤自然浅了些,浅成了手腕上的那朵梅,若隐若现,偶尔看到,总能触起落成这梅时,丝丝的痛,只是不再彻骨,不再心碎。

  风执拗的狂欢着,从黑夜到白昼。窗户被它拍打出无数个不合协的节奏,我,在这些乱糟糟中睡去,耳边依然是长风嘶吼,玻璃咣咣的打着节拍,又这样醒来,反反复复,不知多少次,其实我应该是恐惧的,想着有人陪才对,这个夜,我忽而发现自己坚强了,学会了一个人面对。

  这老天发了一夜狂,晨起温柔的滴了几滴泪,让你觉得瞬间妩媚起来!想起早年村子里的一个喜欢闹腾的人,整天给人打架,本村的,外村的没有不怕他的,但只要他老婆喊一声他立马象换了个人,温顺的象个绵羊,村子里的人都说是:石卤点豆腐,一物降物。现在想来,应是他懂得了爱,才会如此!

  看着廊檐下的雨一滴一滴的散落,仿若那光阴也一滴一滴的落在眼前,那踩着哗啦哗啦雨水响的女孩,足否依然行走在故乡的小路。那在雨中追逐浪漫的妙龄少女,足否还寻梦在音符跳动的十字街头,那鲜活的凤仙花染红了谁的曾经,匆匆又匆匆,而我,只想寻一个有你走过的路口,在雨中默默守候。虽不是陪你一生最浪漫的那个,但肯定是最能温暖你的那个。

  昨夜,我试着去流浪,用一颗心去浪迹天涯,幽幽暗暗的河水边,我徘徊,一直,一直...忽而,一叶扁舟划破了河水的黑暗,点点的灯光在河中游荡,许是前尘哪家的落迫公子正在逃亡的路上,我想不远处定会有倩女等他在深巷。岸边有几只猫咪也在流浪,却是一副很陶醉的模样。

  那时我不停的告诉自己:夏天是沿一路馨香而至,又把这香推到极致。热情洋溢在每一天,精彩在每时每刻,既定转身,身后亦是一片硕果。作为女生,我当应如夏天一样生活。人生没有如果,只有结果,我自当过好当下。路边的花开了,我弯下腰嗅一嗅,用手轻轻一拂,染一袖暗香,转身洒落在书案,抬手书香,落手花香。雨落的日子,我听雨窗下,写几粒自己的文字,或是一个人,一滴雨,一缕清风,亦或自己的一个心动,便是最好的。不必讲究文辨,只随心美美的略带些微凉,起笔我的喜欢,落笔我的牵念,淡淡的,透着幽兰的风骨,便是我最大的喜欢。

  那时,我放弃了追风的日子,只想静静的看一场雨,从瓦棱上落下,一滴,一滴,落在廊下的草丛里,不一会汇聚成一汪清澈,葱绿一院夏意,染凉整个午后的小憩,悠悠的绕在指尖,娇媚在一个人的江南。你来,我必等你。

  仲夏的天,忽地凉了下来,只为等一场雨一一一那必是天青色的烟雨。也许这雨一直都在夏的心里。天若有情天亦老,念起时眼前的岁月瞬间凋零成秋霜挂在矮墙。

  隔着一层山水念一个你,从心底一点一点涌起,于嘴角,于眉梢都染着你的气息。风拂过竹篱,翻出一抹绿的涟漪,蝉鸣寂寂,疏桐依依,路的尽头是你挥手的别离。

  我曾无数次捡拾旧光阴的你:有夕阳下你衣角扬起的飘逸,有落梅如雪拂去还满的诗句,还有你青衫半旧的含蓄。想落笔却是无从落笔,似江南的那帘烟雨,我该怎样用线穿起?

  有时候我们总说要给某人某事或是某段情一个交待,其实多数时候我们是给自己的内心一个交待,给善良一个交待。就如我现在写字,就是想给内心的光阴一个交侍,给烟火一点诗意,只是这样罢了。你我的文字里都住着这样一位,懂你,柔情你的人儿,那只是不让岁月生凉,不让情感苍白无力,也只在文字以里,也只是泊在眉心的一弯妩媚的春风。

  今夏凉爽,手边的字也微微凉,心中的意也浅浅,淡淡的,空中的云也懒懒的散着,一动不动,只有清风时不时的吹过纱缦拂袖而去,我亦懒散在午后的静谧,看花瓣在风中暗送香波。一杯茶,一本书,一个静悄悄的下午。你未来,我就这样念着。

  这几日,老天的心情一直恼着,总是阴着,我的心情也恼着,烦着,矫情着,恼这夏的绿太过苍老,烦这蝉鸣带着些许的凉薄穿岁月的长廊扰着静心,矫情着懂或不懂的文字,还想着自是恼了也能象林妹妹那般恼出几分心疼,几分爱怜。心却依然想着:竹林听雨,潇潇几许柔情,是近还是远?

  又是一个雨夜,只是别有一番风情。雨儿轻柔,舒缓,叮叮咚咚演奏着夏的小夜曲;风儿翦翦,丝丝缕缕凉薄了谁的一笺夏意。夜阑珊,花无语,着素色长衣,任长发散落,赤脚移步廊下,斜倚秋千,小酌一杯,对饮风雨,夜曲筝筝,那甚别离,我欲携你的归期,入梦雨,怎奈花香点点滴滴,今夕昨夕,却只好无眠助风雨。

  雨一直在下,滴滴答答,好像有诉说不完的情话,今宵注定无字,只想好好地看一场无声电影。你亦然是主角。

  心里念着的人自然是好的,心里念着的日子自然是美的。小调皮去了一次乡下,回来那叫一个欣喜若狂,一见到我就滔滔不绝起来。她们先去鱼塘钓了鱼,虽然是象小猫钓鱼一样,一条鱼也未上钩,却丝毫也未能影响她对乡下的热情,转身去羊圈喂了羊,还去鸡舍捡拾了鸡蛋,并说是鸡刚下的,热乎乎,差一点被鸡啄了手,随后还去竹林听了雨,和一个小妹妹玩得那叫一个不意乐乎!看来这次乡下之行她不仅收获了快乐还收获了友谊。那叫一个念念不忘!

  疏梅几枝识俊杰,香茗一盏话知音。你说要来,总也未能来,你说总是被俗事牵绊,语音里却是满满的幸福,我一下子懂了,也莫名的高兴起来,随手敲下:来与不来你都是我的。等到日子旧了,斑驳一地碎念;岁月老了,苔痕苍白成霜。那时,我想扶着文字的拐柱,沿着你的曾经我的过往,一路捡拾那一瓣一瓣的花香,串成江南烟雨的俏样,玲珑在梨花小窗,你来时,我用月光把它敲响,叮叮当当!

  看了许多的穿越剧,我想若穿越我只要穿越到有你的青葱岁月,一起数着星星唱着没有调的歌。

  门前的花终于长成了我喜欢的模样,我知道,不是花有多努力,而是我用了足够的耐心,花了三年的时光去陪伴,去呵护,去等待。一朝花开,回首一切都是那样值得,无怨无悔。

  天热了,就在我落笔:蒲扇,轻摇了谁的一夏清凉的第二天,忽地热了起来,没有任何的征兆,就象那琴川岸边的樱花,一夜东风,忽地就开满了整个琴川。我只是那个看花的人。记得你曾说:我愿用花香宠爱你的忧伤,从此你的诗句开满花的心事,忧伤里也泛起淡淡的暗香,一路洒成你喜欢的模样。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