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跟鞋

2019-08-12 14:59 美文摘抄

也许每个女孩都有过小时候偷穿妈妈高跟鞋的经历。小小的脚板,伸进大大的鞋里,来来回回,緹嗒緹嗒……沉醉于鞋跟敲打地板的声音,从此盼望快快长大,盼望拥有自己梦想的高跟鞋。记得人生的第一双高跟鞋是我考上大学的那一年,爸爸送我去大学新生报到,他前脚回去,我后脚就像脱了缰的野马跑到商场买的。而且记忆犹新那天的心情特别舒畅,因为终于有了一双自己梦寐以求的高跟鞋,不用理会爸爸在家时对我苦口婆心的“求学期间只许专心学习不许做其他的事情不许刻意打扮不许穿高跟鞋……”的管制了。都说“十指连心”,十趾何尝不是!还记得那一天穿上高跟鞋,每一步都走得象美人鱼——仿佛走在刀尖上,但还是很兴奋得忘乎所以。尽管当时高跟鞋给我的痛苦,是磨人的,是持久的,但它还是很快完全进入了我的行动和生活中,成了我的一部分。

从此以后,大学生活里的几乎每一天我都会穿高跟鞋。据说穿上高跟鞋,能使女人的脚踝和大腿变得轮廓更加优美,显出一种腿部颀长优雅的风姿;穿上高跟鞋,能使女人的脚显得更小,使她的足弓和脚背更曲线优美,能更增加富于女人柔情的独特的一种美感;穿上高跟鞋,能改变女人的步态,使她款款细步,摇晃如柳,凭添许多魅。于是我痴狂地爱上了高跟鞋。一双又一双地买高跟鞋。尽管不停有人例证高跟鞋对于女人身体的摧残,但依然无法阻止我爱美的决心——因为凡是女人都想拥有摇曳的身姿。但高跟鞋也给我带来了麻烦。

大四的上学期,由于十分心仪某品牌的一双牛皮高跟大筒短靴,无奈囊中羞涩,就瞒着家里人课余时间去兼职家教赚外快。谢天谢地,鞋一直还在柜台上。开始放寒假那天,我终于用了大半个学期辛苦家教赚来的钱把它豪气地买了下来。然后把它藏好掖好带回家。因为爱显摆,迫不及待呼朋引伴叫了好些同学到我家观赏我自己挣来的奢侈品。正当我在同学面前招摇靴子的如此正宗如此昂贵如此漂亮之际,爸爸上班中途回来撞见了。生性节俭的他脸阴沉得异常可怕,恨铁不成钢大声斥责我堕落了,说家里从来不少我的生活费,而我去家教赚外快仅是为了虚荣为了打扮,以前朴实得只会专心学习的我哪里去了,难怪学业不拔尖……爸爸对我的期望向来很高,他一直希望我能努力学习去考研。他总是对我说:“女儿啊,想当年爸爸在同学里面成绩属最拔尖的,却由于家庭原因上不了大学,只要你肯读书,努力考研究生、博士、甚至博士后,爸爸都会一直会支持你供着你养着你。”

那天让爸爸如此失望,我始料不及。心情自然也好不到哪里。想逃避,想倾诉,甚至想找个人吵架更甚至打架发泄我的不快。想想这招骂的高跟短靴既已败露了,那就痛快点,索性光明正大穿着东游西荡吧。这样还能把它的价值充分体现出来。当我穿着高跟短靴,一个人无所事事地准备渡轮船到江对面的小城走走时,码头候客厅里一个醉醺醺的二十几岁的男人突然挨过来涎着脸对我说:“妞,就你一个人?哥我陪你。”我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不屑于理他。那男人竟更放肆,嬉皮笑脸伸手摸我的脸:“瞧这脸蛋……”我没等他说完,所有的怒气怨气都已经冲上脑门了——随手脱下鞋子,使出了吃奶的力把细细的鞋跟朝他的头砸去。那男人惨叫了一声,鲜血顿时从他的右眼棱上方直冒。其实我也不知道我的性情竟是如此得女中豪杰。于是周围看热闹的人马上围过来,我也傻眼了,脑子“嗡”的一下全空白。几个好心人提醒我快跑,还故意挡着那男人,不让他抓到我。我慌不择路,最后逃到码头的值班室,把门反锁上。那男人就在门口狠命地砸门,说非找我算帐不可。我只好打电话报警寻求庇护。没几分钟,警车就来了,把我和那男人都带到了派出所。男人一进派出所就打了个电话,还叫所里的办案的人听电话,然后所里的人对他的态度马上就客气起来。后来才知道那个男人原来是当地公安局局长的什么外甥。于是那两个办案的小喽喽对我马上不怜香惜玉起来,恶声恶气地问我是混哪里的,人长得斯斯文文的,出手怎么这么狠,那语气那神情好象我就是一个混黑道的女流氓。我怕他们惊动学校和我的家人,拒不回答。后来他们说要把我一个人关押在审讯房里过大年。我害怕了,只好交代自己是大四的学生,然后打电话给爸爸叫他来保释我。

爸爸从小就灌输我“惹不起,躲得起”“退一步海阔天空”之类的思想。爸爸来了后,我更不敢抬头看爸爸了。而且那个男人还厚颜无耻趁机要索赔大量的医药费,还宣称要到我的学校里告我,还一定要让派出所立我的案,把材料带到我所在的系里,看我明年怎么毕业。最后爸爸拿出3000块钱,才把所有的麻烦处理好,然后带我回家。回家的路上,我把所有的怨气都撒在了这双高跟的大筒短靴上——惹祸端,晦气,如果穿的不是高跟鞋……事情也许不会这么糟糕了。甚至还想洗心革面打算以后再也不穿什么高跟鞋了。于是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脱下高跟鞋,狠狠地把它们丢到鞋柜里。但没过几天,我却更狂热地念念不忘穿高跟鞋的感觉——那是一种展示而不卖弄、稳重而不轻佻、风情而不风骚、做女人的自信。

如今,好多年过去了,我依然爱穿高跟鞋,并一发不可收拾,鞋柜里新新旧旧的全都是高跟鞋。但心境却不一样了。鞋跟高高低低,心情起起落落。一双新的高跟鞋,和脚往往是要磨合的:破皮,流血,成茧。也许是必经阶段。过程中也常常因为疼痛,穿上一小段时间就放弃了。等到再次穿,还要重新经历磨合,破皮,流血,成茧等阶段。过程中也有咬牙挺下来的,脚与高跟鞋融为一体,即使脱下高跟鞋走自己的路子,哪怕重新穿起时也不会再经历那些痛苦的阶段。这是高跟鞋与脚的皆大欢喜。也许女人对自己够狠,人生之路才能如穿着漂亮的高跟鞋般走得如此优雅。我向来是对自己不够狠也不够有耐性的女人,于是高跟鞋也就越买越多。

网络作家春来发几枝在她的长篇小说《流浪的高跟鞋》里发出这样的感叹“那些为高跟鞋狂热的女人,是什么力量支撑她们一边忍着脚下锥心的痛一边努力微笑的呢?都是爱吗?至少,总有对爱的期待吧。”想起了齐豫的一首老歌《九月的高跟鞋》,具体的歌词早已记不清了,但依然记得这首凄丽委婉的歌好像把高跟鞋与期待爱中的寂寞、孤独、疲倦联系在了一起。可我总觉得,女人穿上了高跟鞋,应该是难有那种灰暗的心境的。记得《欲望都市》里Carrie的经典台词:“站在高跟鞋上,我可以看到全世界”。的确,人们都喜欢站在高处看风景,即使只有几厘米的高度也会因此看见不一样的风景。是的,而今我最爱的就是这感觉!

上一篇:佛缘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