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稔云烟

2019-10-09 20:23 散文随笔

杏花零落清明雨,山升青山楼外楼。寒到军边莫多情,细雨潇潇湿春愁。

归途雾雨,桃叶清歌,子规啼破思乡梦。千年的茉莉花,早谢后,只丢下返淡雅。口角间或一轮笑影,眼泪支吾雨。人人尽说横县好,游子只当横县佬。

心情摇曳我唱《庐州月》;风景残无我哼《昆明湖》。我是远离了祖灵,在异放天空下作歌。

春风沉醉隐花香,吹皱一池清水。迷失在雨中思绪,前方的路惹得人憔悴,所有的乡愁都堆砌在心头。暗挑残烛只为半题,旅途的背包不知装着自己未来多少,寒窗苦读不知又瘦了谁的脸,只盼有朝一日荣归乡里彩结灯张。许嵩《清明雨上》语,轻诉衷曲,劝我早归堂,催我以泪。

迷雾中干涸了清秀轮廓,稚嫩容颜,到了现在,不知湮灭,还是蜕变。

六景镇里春光好,满街珠翠游村女,阡陌交通隐尽头,雨静泪水留人醉。一棵老树,一抹远山,一缕云烟,像是依稀莫辨的残片,又像是一见如故的风景,这里有人人似曾相似的回忆。春水濛濛不湿人,台阶又多了一行青苔,回得了旧地,回不了当初,有太多的感慨,无尽的伤感。六景的忧郁,如只断桨的小船,划过我忧伤的心海,划进凝固的梦幻,搁浅在静温的记忆里。

辗转故乡“笠水桥”,万种愁绪随水流。故人逝去三年前,一声憔悴独倚栏。

身后百花香满面,陌上谁家正年少。村人冷暖互探过两三句,寒暄偶尔有人应。

素颜女童村口桥边水挑,泉一样的清纯,似乎很美,美得让人心碎。遥望断肠的古址,时间在逃亡,悲伤还在老地方。我面无表情,空荡荡的心灵,前行时已无心观赏路边的风景,只是不停地往前走。

水弄花影香盈袖,残梦重温故人容,又一季清明纷雨,折菊寄到你身旁,虔诚地焚香。

香烛销成泪,五株五点血;风中残曳炉上的火,不灭亦不休。轻轻的,一缕春风拂过面颊,轻抚那深沉的伤痛。遥想多年前,还没来得及向你学习书法,你的人生猝尔画下句号,我的路途,从此,不见你的苍老。为了久藏你的影子,在深冬,我给心灵再上一把锁。而如今,我从锁眼仿佛又听到自己的声音,隐约流淌心肠,使人惆怅低调,难以自己。

丝丝细雨落无声,浓浓白雾望无际。浮云无语燕归愁,只唤你名梦在寻。

凝视烬灭的纸钱,激起一丝涟漪。你已走了几座春秋,在你离去的那一刻,合眼的那一瞬,是不是也百般无奈。时间的流逝可以洗去旧迹,可自从你逝世后,心愿就已深锁,我何曾再有笑过。在这里,人物旧然,杨家人踏着每一步,还似去年惆怅,都能够引起往昔的回忆,然今日空梦少年事,不见昔日人。我不知道这棵树下曾埋下多少杨家人的相思,也许藏有一个海洋,但流出来的只是两颗晶泪,滑过那触摸便崩塌的回忆。

旧坟添新土,捧一把万代的青泥,深深的眷恋,甚至伤感。我静静地站在那里,静静地看着时间如何遗弃这“剧场”。风凉凉如流水般划过我额上摘去我对你的哀念,在心房一阵一阵的痛袭来,我压抑以久的愁绪化为了清泪,在伤心时破碎,心中深深打下了永不能磨损的烙印。

谁将烟焚散,散了纵横的牵绊。心照的人不宣,杏花依旧笑春风。

在返途的路上我隐藏起悲伤。

清风送钟声,轻敲心中坝;东去春来,似水如烟。独上西楼,朱红楼阁上冰冷的绝望,愁锁眉间,书生十七脚步碎。抚追昔,感时伤怀,那条充满回忆的路上,回首不见灯火阑珊,只有寂寞在嘹亮。

方寸间,历数世上桑田沧海;时空里,细调人间暑往残片,直到生和死幻成一片模糊。思绪任发丝飞扬;雾中,春雨潜起了惆怅。故去的人儿,可知我伤?我知道,暮春花落,秋风扫叶,都是人间无可奈何之事,只是这系情的碎片,要我如何采撷?我就是有想象之中那片恋旧,闭上双眼我又看见当年那梦的画面,天空是灰蒙蒙的雾。

忘东流水徒然伤感三千天,风干泪痕,万般惆怅向谁论。那老家的酒香常犹在,只是人去楼空,留给我的只是一个残缺的怀念。

请点击更多的抒情散文欣赏

下一篇:没有了